滿洲的第一個太子褚英,也成為了滿洲第一個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欄目: 延安市

努爾哈赤在仇敵遍野的情況下,以十三副鎧甲起兵,幾經鏖戰,最終打下千里江山,在東北一隅建立了足以與大明王朝相抗衡的后金汗國。這種世人難以企及的豐功偉績讓他有著超越常人的驕傲和自信。

但歲月無情,長時間的廝殺與屠戮已經讓努爾哈赤感到一種說不出的疲憊,于是他決定從他眾多的兒子之中選擇一個作為他的繼承人。一方面希望他的繼承人能夠早些熟悉處理軍國政事的策略;另一方面也希望借此讓自己稍微休息一下。

將門虎子,用此語來形容努爾哈赤父子最為恰當不過。

在當時已經成人的諸子之中便有四位文武兼備,即長子褚英、次子代善、第五子莽古爾泰與第八子皇太極。對此,努爾哈赤頗感欣慰,但也令他頗為頭痛,因為他真的無法在一時之間確定選擇其中哪一個作為他的繼承人。

在幾經權衡之后,努爾哈赤最終遵從了中原王朝長久以來所施行的嫡長子繼承制度,而褚英也就由此成了滿洲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太子。

滿洲的第一個太子褚英,也成為了滿洲第一個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褚英,系元妃佟佳氏所生。作為努爾哈赤的第一個兒子,褚英繼承了其父英勇善戰的秉性。

明萬歷二十六年(1598)正月,年僅十七歲的褚英跟隨叔父巴雅喇等人前往征討東海女真,便曾獨力攻取屯寨二十處,俘獲人畜萬余,被努爾哈赤賞賜“洪巴圖魯”(即“英勇”)封號。

萬歷三十五年(1607),褚英跟隨叔父舒爾哈齊等前往遷徙瓦爾喀部眾,在烏碣巖地方遭到了敵對勢力烏拉貝勒布占泰的萬人伏擊。舒爾哈齊見敵勢眾,便借口軍旗頂端夜間發光、征兆不利而力主撤退,但褚英臨危不亂,與弟代善各率五百軍士向敵人發起沖擊,最終擊敗敵人,并俘獲甚多,遂被晉封為“阿爾哈圖土門”(即“廣略貝勒”)封號。屢立戰功的褚英最終成了努爾哈赤的最初選擇。

1612年,時年五十二歲的努爾哈赤將部眾各五千戶、牧群各八百、銀各萬兩、敕書各八十道給予長子褚英和次子代善,并任命兩人為執政。這種安排恰到好處而又用意明顯,同時分封最長兩子,不致引起他人太大的意見,而同時又能有效地防止其中的某一個因為大權在握而圖謀不軌。但是,幾乎所有的人都已經明白了努爾哈赤的用意,即褚英從此成了后金汗位的繼承人,因為褚英與代善一母同出,并且,作為次子的代善無論如何都無法與當時已經立下赫赫戰功的長子褚英一比高低。

努爾哈赤在其后廢除褚英的諭旨中也曾明白地提到:“吾若舉用長子,專主大國,執掌大政,彼將棄其褊心,為心大公乎!遂命長子阿爾哈圖土門(指褚英)執政。”

滿洲的第一個太子褚英,也成為了滿洲第一個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但是,褚英在政治上的應對才能顯然無法與其在戰場上的驍勇善戰相提并論。

關于褚英被廢的原因,曾經有兩種不同的說法。

第一種是認為褚英在受命執政之后,并未能夠做到以公正之心來處理努爾哈赤所交付的所有軍國事務,不僅如此,褚英還試圖離間努爾哈赤與執政五大臣之間的親密關系,并且脅迫諸弟與大臣等立誓對其盡忠,因而被人告發失寵。其后,褚英憤懣不平,于是在暗中將父汗努爾哈赤與諸位弟弟的名字書寫在紙上,對他們施加詛咒,但被再次告發,并被下令監禁。兩年之后,死于監中。

《清史稿》一書的修纂者們采用了這樣上述觀點,對此記載:“先是太祖將授政于褚英,褚英暴伉,眾心不附,遂止。褚英怨望,焚表告天,為人所告,自縊死。”

第二種是認為褚英被廢乃是由于其勸阻父親努爾哈赤起兵反抗明王朝。

這種認為的主要依據仍舊是《清史稿》。該書卷二一六《褚英傳》中關于褚英被廢一事的記載雖然與同書《太祖本紀》中的記載相差無幾,但在段末卻多了一句:“明人以為諫上毋背明,忤旨被譴。”

明朝方面的這種認為并非是毫無理由。褚英被廢是在癸丑年(1613),兩年之后的閏八月,卒。而就在褚英死后數月,即丙辰年(1616)的正月初一日,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今遼寧新賓)正式稱汗建國。從這種時間的巧合上來推測,明朝方面關于褚英被廢緣于力阻其父努爾哈赤起兵反明的認識可能不無道理。

但是,褚英被廢的真實原因顯然要比上述記載的復雜。關于儲位的政治斗爭歷來就慘烈無比,被預定為滿洲政權繼承人的褚英在被任命為執政的那一刻起也就成了眾矢之的成了那些覬覦儲君之位的兄弟與大臣們必欲排之而后快的對象。

當然,已經成為汗位繼承人的褚英對此也并不是一無所知,出于維護自己既得的政治地位,并且排斥、防范其他諸弟威脅、篡奪其繼承人地位的考慮,褚英便也不免開始逐漸拉攏人心,以致漸有結黨之嫌。

滿洲的第一個太子褚英,也成為了滿洲第一個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可以說,自從被立為儲君的那一刻起,褚英的一言一行都已經開始時刻處在別人的監督之下,稍有不慎,即可能授人以柄。而時值年輕氣盛的褚英偏偏又缺乏足夠的政治斗爭經驗,不知道應該如何來明哲保身,加之褚英本身性格方面的一些缺點,比如遇事偏激,易于沖動等,這些都使得褚英難免有時就給人一種心高氣傲、飛揚跋扈的形象,從而在有意無意之間得罪了很多人,并且使自己日益走向孤立。

這種情況又被皇太極等人所利用,聯合執政五大臣對其進行了告發。面對眾人的聯合告發,努爾哈赤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他自己剛剛樹立的繼承人,沒想到竟然是如此的不得人心,既然如此,將來又何以能夠順利地繼承他的汗位,并有效地去統治、發展整個汗國呢?

五大臣與四子將他們對于褚英的種種不滿逐條寫在紙上并提交給努爾哈赤之后,望著眾人所羅列的一條條罪狀,努爾哈赤對于長子褚英簡直傷透了心。他將褚英召至面前,并將眾人的書面告發扔給了褚英。

褚英雖然不是非常聰明,但卻并不愚笨,他放棄“辯駁”的機會。因為他知道辯駁也毫無用處,他已經落入了別人為他專門設計的陷阱,而且是如此一個天衣無縫的陷阱。他即使竭力辯駁又有什么用處呢?

褚英就像是一個犯下了彌天大罪的死囚一樣,等待著父汗努爾哈赤的最終宣判,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悲劇開始的竟會是如此之快,如此之慘!

滿洲的第一個太子褚英,也成為了滿洲第一個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萬歷四十年(1612)九月,后金再次征討烏拉貝勒布占泰。但是,曾經將布占泰屢次擊敗,并將其擒拿歸降的褚英卻被留在了赫圖阿拉,被有意地剝奪了走上戰場的權力。眾所周知,滿洲風俗尚武,無論男女老幼,皆以能夠沖鋒陷陣為榮。努爾哈赤的如此安排,其用意所在簡直是不言而喻,褚英對于父汗努爾哈赤的最后一絲期望跌人了冰谷。

萬歷四十一年(1613)三月,努爾哈赤再次征討烏拉,竟然連留守資格也沒有授予褚英,褚英與其親信已經形同于被軟禁在了家中。已經對父汗努爾哈赤徹底失望的褚英變得悲憤不已,他曾經親眼目睹了叔父舒爾哈齊被囚禁致死的悲慘結局,他不想自己重蹈叔父舒爾哈齊的覆轍。他禁不住在心中暗暗地祈禱,希望此次父汗能夠出師不利,最好聯同出征諸弟兵敗被殺,如此以來,自己就有機會東山再起了。褚英如此令人驚恐的奇異念頭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越發不可遏制,最終,他竟然將父汗與諸弟的名字寫到了紙上,并向著天地發誓詛咒。事情至此,褚英的悲慘命運也就最終不可避免了。

萬歷四十一年三月二十六日,褚英被幽禁。兩年之后,卒于禁所,時年三十六歲。

滿洲的第一個太子——褚英,也成為了滿洲第一個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本文作者:舞馬長槍(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791484302656013/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轉載請注明:大陜新聞網::710029資訊信息網 » 滿洲的第一個太子褚英,也成為了滿洲第一個未能善始善始的太子

德甲2019-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