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欄目: 延安市

作為楚王,楚昭王還在娘胎里的時候,就顯得有些尷尬。

在篡得王位后,楚平王將蔡女所生的兒子建立為太子。為培養太子,他特意將伍奢任命為太子師傅,將親信費無極任命為少師。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公元前523年,由于費無極提議替太子建娶妻,楚平王便派費無極到秦國去為太子定親。可費無極一見秦女長得漂亮,回來后居然勸楚平王自己娶了秦女!1月,秦女被接到了楚國,成為楚平王夫人。大約在這年底前后,秦女與楚平王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為壬。

公元前522年,費無極突然誣陷太子建與伍奢將要謀反,楚平王信之不疑。于是,他派人逮捕了伍奢及其長子伍員,將他們殺死。與此同時,楚平王又派城父(今河南寶豐)司馬去殺太子建,但城父司馬卻有意拖延,放太子建逃到了宋國。隨后,楚平王就把襁褓之中的熊壬立為太子。

費無極是著名的饞臣,為人作惡多端。熊壬被立為太子,居然是饞臣上下其手操縱促成,這還不夠尷尬嗎?因惡人作惡而贏得太子之位——惡花又怎么可能結出善果!

公元前516年,楚平王去世。作為楚平王生前指定的太子,熊壬理應繼位為王。可這時,令尹囊瓦卻提出異議:“太子壬實在太小了,他母親也不是嫡夫人,原本是為王子建娶的。子西年長且為人好善,不如改立子西為王,好嗎?”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大多數楚人對太子建無辜被趕出楚國都心存惻隱之心,雖然太子建已不可能再回楚國,但熊壬年齡實在太小,又隱隱有奪太子建之位的惡名,所以囊瓦才會提出此議。

不過,熊壬庶兄子西聽說后卻勃然大怒,聲稱改立太子不順,甚至威脅要殺了有改立國君之心的囊瓦!囊瓦害怕了,不得不扶持熊壬登上了王位。按照習俗,熊壬改名為熊軫,即為后來的楚昭王。

這一年,楚昭王最大也不過七歲。


雖然繼位時遭遇了些許麻煩,可在庶兄力挺下,懵懵懂懂的楚昭王總算是順利地過了這一關。

很快囊瓦也發現,幼君對他來說并不是壞事——國君既然無法執政,楚國權力當然就落入了他這個令尹手中。此后囊瓦大權獨攬,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時常黨同伐異,以消除自身執政的威脅。

逐年長大的楚昭王,看著囊瓦胡作非為,卻始終無動于衷。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公元前509年,楚昭王大約已經十五歲。這年,唐成公和蔡昭侯來到楚國朝覲。來楚國前,蔡昭侯準備了兩塊玉佩和兩件裘衣,到楚國后將其中一塊玉佩、一件裘衣獻給了楚昭王。少年楚昭王收到裘衣和玉佩后,極為喜歡,特意穿戴好后設宴款待蔡昭侯。為迎合楚昭王,蔡昭侯也穿戴好另一套,在宴席上與楚昭王相映成輝,一時間兩人都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

可囊瓦見到此幕,卻不高興了:蔡昭侯給楚王獻禮卻沒他的份,眼里還有他這個令尹嗎?宴會一結束,囊瓦就立刻找到蔡昭侯,當面索要玉佩。這兩塊玉佩原本就是極為罕見的寶物,一塊已經獻給了楚王,自己這塊再怎么也舍不得給別人。于是,蔡昭侯拒絕了囊瓦。

囊瓦怒了,命人將蔡昭侯扣留在了楚國。同時來楚的唐成公,因為不肯將肅爽寶馬獻給囊瓦,也成了蔡昭侯的難兄難弟,被扣留在了楚國!直到公元前507年,唐成公和蔡昭侯分別把肅爽馬和寶玉交給了囊瓦,兩人才被放回了國。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作為楚王,看著令尹無理扣押盟友,卻不發一聲,是不知情還是害怕囊瓦?不管如何,如此不理朝政的楚昭王,已經讓楚人有些失望了——看來,“惡花”確實是難以結出“善果”啊!


囊瓦的胡作非為,終于替楚國招來了一場橫禍。

公元前506年冬,倍受欺辱的蔡昭侯與唐成公與吳人合作,聯手殺入了楚國,讓楚人遭遇了一場滅國之難。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得知吳軍殺來,楚昭王不得不開始逃亡:帶上年幼的妹妹從郢都西門逃出,渡過睢水(即沮水,今湖北枝江東北)后逃入了云夢澤。在逃亡的路上,楚昭王經歷了多次生死之劫:在云夢澤中,正在酣睡的楚昭王差點就被強盜砍死;逃到隕邑后,蔓成然之子斗懷又想殺死楚昭王替父報仇;在成臼河邊時,藍尹亹當面數落他有失國之罪,拒絕載他渡河;逃入隨國后,吳人又威逼利誘隨人將他交出去……。

歷經千辛萬苦后,楚昭王終于迎來了命運的轉折點:大夫申包胥前往秦國求救,帶來了秦國救兵。有了秦兵救援,再加上越人在吳國背后發起進攻,終于迫使吳軍難以支撐,退出了楚國。

公元前505年9月,楚昭王回到了郢都,這一年他十八歲左右。剛回到郢都,在成臼河邊曾經拒載的藍尹亹就找上門來求見。被他羞辱過的楚昭王一時控制不住情緒,立刻命人去殺了他。可庶兄子西的一句話卻讓他瞬間冷靜了下來:“囊瓦就是好記人舊怨才會失敗,國君為何要效仿他?”

這次國難,雖說是囊瓦亂政,可楚昭王長期不作為、任其作惡,責任也不在小。成臼河上,藍尹亹當面指責楚昭王:“先王從來沒有失掉國家的,你卻失國而逃,這是你的罪過!”話雖然難聽,卻是楚人對公室長期庸庸碌碌的普遍感受。如今楚昭王想復興楚國,就必須團結大多數楚人。如果連藍尹亹都無法忍受,那他今后又如何去籠絡那些曾經對公室失望透頂的楚人?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正是因為如此,楚昭王最終醒悟過來,說:“好!讓他官復原職,我以此來銘記楚國舊日的失政!”

楚昭王雖然是“惡花”結出的“果實”,在坐上國君之位后也顯得碌碌無為,但在經歷了一場生死大劫后,終于成熟起來,表現出了國君應有的大度和擔當。


此后,經過十余年的休生養息,楚國終于慢慢恢復了過來,開始向仇敵發起報復。

公元前494年春,楚昭王親率大軍走出南陽盆地,與陳、隨、許等盟友一起,去討伐蔡國。在蔡國城外一里處,楚軍奮戰九晝夜,構筑起寬一丈、高兩丈的堡壘,屯兵以守。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面對強大的楚軍,蔡人心理崩潰了,主動將國人分男女捆綁在一起,不戰而降。楚昭王命人將蔡國遷徙到汝水與長江之間后,才心滿意足地撤軍回國。楚國第一個敵人,倒在了楚人復仇的車輪之下!

在楚國攻打蔡國時,吳王夫差正率兵在攻打越國。得知楚人逼降了蔡國,吳人戰勝越國回來后馬上就發起了報復。8月,吳王夫差派軍前往攻打陳國,以報復楚人伐蔡。

當年闔閭出兵,讓楚國差點滅國;如今夫差剛臣服了越國,又高調出兵伐陳,這可嚇壞了楚人——這可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就在舉國上下驚慌失措之時,曾經辱罵過楚昭王的藍尹亹卻說出了一番獨到之見:“我聽說夫差為人喜歡濫用民力以滿足他的私欲,放縱自身卻聽不進去別人的勸諫。即使某處只住一晚,臺榭園池的景物都必須布置妥當,聲色犬馬等等玩物也必須隨行。這樣的夫差只能先敗吳國,哪還能打敗別人呢?”聽了藍尹亹這番話后,楚人這才安定下來。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十一年前,楚昭王還為殺不殺藍尹亹糾結不已;十一年后,在楚人舉國驚慌失措之際,藍尹亹就給楚人吃下了一顆定心丸。連藍尹亹這種對楚國公室極度失望的人物都已回心轉意,說明十余年來楚國公室的寬以待人、勵精圖治已經贏回了楚國人心:楚國的復興,還會遙遠嗎?


公元前491年,楚人再次對蔡人發出威脅,逼著蔡國遷到了州來(今安徽鳳臺)。公元前489年春,夫差也不甘示弱,再次派兵攻打陳國,以報復楚人。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這時,楚昭王再也無法忍耐,說道:“我國先君與陳人有盟約,不能不救陳國!”五年前吳人伐陳,造成楚人舉國上下的集體恐慌;如今楚昭王再也不愿躲在在吳人陰影下委曲求全了,決心要與吳國再次一決雌雄!

楚昭王的心愿,也是楚人的心愿:很快楚人就出兵,把軍隊駐扎在城父(今河南寶豐)。

7月,當楚昭王就要正式出征前,卻遭遇了意外:出師前的占卜,居然是出戰也不利、退軍也不利!知道這種結果,楚昭王怒了:“那就只能是死了!楚師再敗,就是死路一條;拋棄盟友、逃避仇敵,也生不如死!橫豎都是死,不如與仇人決一死戰!”

知道此戰兇多吉少,戰前楚昭王特意指定了接班人:先是讓國給令尹子西,子西堅定地拒絕了;讓給司馬子期,子期也不愿意;最后楚昭王又讓給了公子閭,公子閭推辭了五次后才答應了。

這時天空中也出現了異象:天下云彩如同紅色的鳥一般,圍著太陽飛了三天。見到異象后,楚昭王命人去問周太史怎么回事。周太史答道:“災難恐怕會降臨到楚君身上吧!但如果禳(ráng)祭,可以將災難移于令尹和司馬!”聽了這話,楚昭王說道:“去除腹心之疾,卻轉移到了股肱之上,那又有什么好處?我如有大罪,上天必定要亡我;既然是有罪而受罰,為何要轉移給別人?”于是,他拒絕了禳祭。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楚軍剛到前線,楚昭王就生病了。楚人趕緊為之占卜,結果是“黃河作祟”!眾將士趕緊請求祭祀黃河之神,可楚昭王仍然拒絕了:“夏商周三代以來,祭祀從來都不超越本國山川。長江、漢水、睢水、漳河都是楚國的祭望,福禍的來去,超不出這些地方。我雖沒有大德,但也不至于得罪黃河之神!”

隨后,楚昭王不顧身染重病,強命楚軍攻打大冥(今河南項城)。但最終,他卻因病重不得不退了回來,在城父去世了。這一年,他還不到三十五歲!


在聽說了楚昭王的事跡后,孔夫子也不由得感嘆道:“楚昭王懂得大道理了!他沒有失去國家,真是理所應當啊!”對于鬼神,孔夫子向來的主張就是“敬鬼神而遠之”。楚昭王臨終前的種種,深得孔夫子之心,也難怪他會感同身受了。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在經歷了生死大劫后,楚昭王看淡了生死,卻更看重道義,這才是真正的大悟!

楚昭王一死,公子閭就與令尹子西、司馬子期商議:“君王舍棄自己兒子而讓國,我們作臣子的哪敢忘記國君?從君之命,固然是順服;可立國君之子,也是順服啊!”三人馬上悄悄轉移了軍隊、封鎖了道路,迎來了越女所生的楚昭王之子章,將他立為楚王。

楚昭王的誕生,頗有些開出了“惡花”的意味;他一生執政的業績,也乏善可陳。

可在復國后,他卻一改過往楚國執政嚴苛之弊病,寬以待下、勵精圖治,成功地將人心渙散的楚國凝聚在一起,率領楚國重新踏上了復興的道路。

因此,楚昭王的一生,算得上是“惡花”結出了“善果”:人生得悟大道而亡,又有何遺憾?

本文作者:欲云談史論今(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8334508157960717/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轉載請注明:大陜新聞網::710029資訊信息網 » 惡花結出善果:一生執政乏善可陳,臨終前孔子卻稱他“得大道”

德甲2019-2020